字號:

密室逃脫安全隱患引關注 免責協議真能免責嗎?

密室逃脫安全隱患引關注 免責協議真能免責嗎?

2019年11月15日 07:47 來源:檢察日報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近年來,真人密室逃脫游戲在年輕人中備受青睞。玩家選擇游戲主題后,會被關在密閉的房間中根據線索開始“解密”,直到最后通關。驚險刺激的環節、腦力風暴的交鋒,都給玩家帶來極大樂趣,但背后的安全隱患也引起了爭議——

  密室逃脫:危險與快樂的對峙

  “身后有‘喪尸’(由經營場所的真人扮演)在追趕,我們全程都在拼命地跑,快結束時我朋友摔倒受傷流血,當場打了120送到醫院。”回憶起幾個月前的真人密室逃脫游戲經歷,北京的苗苗還心有余悸。雖說店家當場免除了她們玩游戲的費用,并賠禮道歉,但是苗苗心里依舊有個疑惑:這樣危險、刺激的游戲,店家是不是該在安全措施上多上點兒心?

  苗苗的質疑并非沒有道理。真人密室逃脫游戲因為在封閉密室中尋找線索、破除機關、逃出生天的緊張刺激,在年輕人中頗受關注。但與此同時,也不時出現玩家受傷、密室存安全隱患等問題。

  很難退出的游戲

  今年27歲的李雨來自成都,平時愛玩解密闖關類型的密室逃脫游戲。“雖然故事設計者的水平參差不齊,謎面有點匪夷所思,但和朋友們在一起頭腦風暴,還是比較開心。”李雨說,選擇恐怖主題背景的玩家實際上占據了多數,“畢竟想要感受刺激的人居多”。

  這種說法也在多名玩家那里得到了驗證。他們告訴記者,真人密室逃脫游戲最初來自于電影《異次元殺陣》里的情節,呈現人在沒有食物、水源時,要在密閉的機關中逃出生天,體驗一種生命瀕臨消失時刻的努力掙扎場景,吸引很多玩家的注意。

  2019年,一則《釜山監獄》為主題的密室逃脫游戲的設計在各大城市巡演。游戲改編自電影《釜山行》,“一座布滿了血腥與罪惡的監獄,喪尸病毒早已將這里變為人間地獄……”

  像這些聽起來恐怖的情節,又伴隨著真人扮演喪尸追趕,玩家不害怕嗎?“當然害怕,我第一次玩恐怖主題的密室逃脫就中途退出了。”苗苗告訴記者,她感到害怕后,就拿起對講機向工作人員求救,提前離開了游戲。

  然而不是每個人選擇離開的權利都可以實現。有媒體曾報道,有些真人密室逃脫商家規定,玩家沒有在密室待夠1個小時不允許出來。在知乎上,名為“腰果花兒”的網友表示,他在游戲途中求助,拿著對講機喊了半天也沒聽到工作人員的回答。最終在某平臺上找到商家電話,告訴他們自己在哪個密室,才有人來幫忙。

  在真人密室逃脫游戲中,商家是否有權要求玩家必須玩夠多長時間呢?西南政法大學民商法學院教授張力給出了否定的回答:“根據民法意思自治的基本原則,玩家有自愿參與游戲和中途退出游戲的自由,商家作為安全保障義務人,有義務幫助中途害怕的玩家盡快退出游戲,保障玩家的生命安全和意思自由。”張力同時表示,對于因為害怕而中途退出的玩家,由于合同的履行不能是自己造成的,也就不能要求密室逃脫商家賠償損失或返還費用。

  免責協議真能免責嗎?

  恐怖主題的密室逃脫,令玩家心驚膽戰之余,也有玩家因此受傷,和商家出現糾紛。

  2017年3月,北京的胡女士在密室逃脫游戲中爬梯子,因梯子故障,梯子的一部分直接脫離墻體,導致她從梯子上摔落到地面受傷,訴至法院索賠22萬元。2019年8月,杭州市民小金在玩密室逃脫游戲時,恐慌中撞到墻面,門牙被撞斷,向店家索賠。就在近日,浙江義烏一名女模特也在密室逃脫游戲中,因臉部嚴重劃傷被送至醫院救治。

  無一例外的是,這些商家都聲稱,已在游戲開始前講解了游戲規則,進行了安全提示,并簽有協議。“店家雖然和我們簽訂了免責協議,但我受傷后,并未采取任何救助措施,態度也不好。”義烏的這名女模特在接受媒體采訪中難掩氣憤,她認為,密室逃脫這種危險的游戲,那些邊角鋒利的地方應該包起來,以防顧客受傷。

  記者注意到,很多密室逃脫的經營者都會和玩家簽訂免責協議,寫明若玩家在游戲過程中因為過度驚嚇、恐慌等造成的推搡、擁擠、摔倒等現象而造成損傷的,經營者不予負責。

  對于這種免責協議的法律效力,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劉俊海認為是無效的。“因為消費者的安全保障權和商家的安全保障義務,是消費者權益保護法明文規定的法定義務。這個法定義務是公共利益、公序良俗的要求,不能自行免除。”他說。

  記者對照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和侵權責任法發現,賓館、商場、餐館、銀行、機場、車站、港口、影劇院等經營場所的經營者,應當對消費者盡到安全保障義務,商家未盡到合理的安全保障義務時需要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

  張力告訴記者,除了在上述兩項法律中有規定外,合同法中也規定,用格式條款訂立合同時,提供格式條款的一方應當遵循公平原則,確定當事人之間的權利和義務。提供格式條款一方免除其責任、加重對方責任、排除對方主要權利的,該條款無效。

  “玩家受傷的原因是摔倒后撞到門框,其門框過于鋒利且沒有采取必要的防護措施,在玩家受傷后管理人也沒有采取必要的救助措施。”張力認為,這些都表明商家沒有給玩家營造安全的消費環境、采取勤勉的救助措施,沒有盡到可以免除其責任的安全保障義務。

  張力進一步解釋稱,密室類游戲本身具有刺激、恐怖、驚嚇等特征,玩家若自愿選擇參與游戲,應當遵守游戲規則,并對游戲環境予以充分注意。“若玩家盡到了注意義務,對損害的發生不承擔責任。但是對于違反游戲規則、具有過錯的玩家,應承擔與其過錯相對應的責任。”

  對于專家提到的責任劃分,法院的判決早有先例。記者在裁判文書網上發現,2016年8月上海市民陸某在“X先生密室”游玩過程中,背朝樓梯下行時從樓梯掉落,導致右上臂骨折受傷,經醫院診斷為右肱骨干骨折。陸某以損害其生命健康權為由,將“X先生密室”所屬的上海驥途餐飲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驥途公司)訴至法院,認為其設置的樓梯過于危險,事前未盡到注意提醒義務,且事后也未盡到合理救助義務,該對此次事故負有百分之百的責任。

  該案經過一審、二審,在2018年10月迎來了判決:法院認為,游戲場所內的樓梯系非標準樓梯,存在一定的安全隱患。安全警示標志并不顯著,經營者并未盡到充分提示義務。在陸某受傷后,經營者未撥打120,也未安排醫務人員現場進行檢查或將陸某送醫就診,未盡到合理限度內的救助義務。但法院同時也認為,陸某作為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自愿選擇參與密室類的游戲,應對游戲場所內的環境給予充分注意。但陸某卻選擇背朝樓梯方式下樓,大大增加了下樓梯的危險。最終認定,驥途公司對陸某損傷承擔45%的侵權損害賠償責任,陸某自負55%的責任。

  消防隱患

  除了真人密室逃脫內的危險設施給玩家造成傷害外,消防安全也是玩家們擔心的一個重要方面。

  上述女模特在密室逃脫受傷的新聞曝光后,消防部門在突擊檢查中發現,該場所的消防安全也不過關,目前已關停。2019年7月,南昌市房管局對全市開展從事“密室”類游戲房屋排查,1天里,24家密室逃脫類游戲場所因存消防等安全隱患被查封。

  在大眾點評、知乎等平臺上,不少消費者反映,很多真人密室逃脫場館設立在沒有裝修的毛坯房里,有些直接在集裝箱中改造,墻上隨便糊一些壁紙,再弄些簡單裝飾、道具等就開始做起生意,根本不會關注消防安全。

  據央視新聞報道,今年1月4日,波蘭北部城市科沙林(Koszalin)一家“密室逃脫”營業場所發生火災,導致5人死亡,1人受傷。這樣的新聞更引發國內玩家的擔憂。

  事實上,真人密室逃脫正規開業需要的手續并不少。據相關報道顯示,經營真人密室逃脫游戲的公司,除了要辦理餐飲娛樂業的營業許可證外,還要在公安、消防備案。此外,裝修、布置必須參照消防要求,完成后必須通過消防部門的驗收。但是為了節省成本,很多商家并未嚴格操作。

  張力告訴記者,根據我國現行的法律規定,密室逃脫場屬于娛樂場所。娛樂場所的設立申請由文化主管部門管理,營業執照的領取由工商管理部門管理,經營和監管由公安部門和文化主管部門管理。此外,經營密室逃脫店面還應當受到消防部門、環境保護部門的管理,以更好地規范密室逃脫店面經營者履行義務,保障消費者的權利。

  然而,在具體執法中涉及部門多,就容易出現部門互相推諉、拒不履行職責的情況。張力舉例說,在2014年南京“鬼屋”無證經營事件中,就哪個部門來對“鬼屋”進行管理,工商部門和文化部門發生了爭議。“由此我們可以看到,對于密室逃脫和‘鬼屋’等營業場所的具體管理部門在實踐中還處于一種混亂狀態,急需法律的進一步完善和明確。”張力說。

  密室逃脫亟待規范管理

  雖然真人密室逃脫游戲存在安全隱患,但是喜歡的玩家還是愿意不斷去嘗試,并且形成了有組織的隊伍。應該如何在追求娛樂的同時,保障玩家的安全?

  “密室逃脫的經營者應該盡到安全保障義務,這是毋庸置疑的。”劉俊海認為,硬件方面,真人密室逃脫場館內的設施要安全,不能有尖銳傷人的設置。軟件來說,經營者應該形成合理的管理流程,如果有玩家受傷,應該及時幫助他們就醫。

  玩家年齡限制也是劉俊海建議的重要方面。在他看來,密室逃脫中恐怖類的主題,過于驚險刺激。“18周歲以上的成年人可以自由選擇去玩,15歲到18歲的,最好有成年人陪同。15歲以下的就不要去玩恐怖類主題了。”他說,很多十來歲的孩子一開始為了尋求刺激去玩密室逃脫,但是真的進入游戲就開始害怕,可能因為恐懼在慌亂中發生意外。

  在張力看來,明確密室逃脫行業各主管部門的分工和責任也是關鍵要素。他建議,文化部門要發揮密室逃脫經營場所主管部門的作用,認真做好對密室逃脫經營場所的日常監督管理工作,及時研究解決密室逃脫經營場所出現的問題;公安部門要加強對密室逃脫經營場所的治安管理和經常性的消防安全檢查,及時排除各種安全隱患;工商行政管理部門要對未經文化、公安部門審核合格的密室逃脫經營場所注銷登記或吊銷營業執照。

  “也要建立真人密室逃脫經營場所‘黑名單’制度。”張力認為,在目前法律法規尚不完善的情況下,應該將消防安全不合格、經常性違規的密室逃脫經營場所列入“黑名單”,并采取關停等強制措施。對于不進行整改的,督促其退出娛樂行業。

  崔曉麗

【編輯:劉歡】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时时彩五星单式6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