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號:

學校83%的知識沒有用,專家稱未來學校會消失

學校83%的知識沒有用,專家稱未來學校會消失

2019年10月30日 10:27 來源:中國新聞周刊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朱永新:好的教育是“揚長”,不是“補短”

  文/張英發于2019.10.23總第921期《中國新聞周刊》

  許多新教育學校最醒目的位置都有一句話:過一種幸福完整的教育生活。

  在不遠的未來,傳統意義上的學校會消失,變成學習中心,沒有統一教材,沒有固定年級和班級,上學沒有固定的教室,也沒有上學、放學時間限制,只要學分修夠,就可以畢業獲得國家頒發的文憑。學校變成了教育服務機構和數據中心,課程是政府教育部門招標、全社會競爭中標的,教師變成了學生學習方法的指導者和學習過程的陪伴者、職業規劃師或者人生導師。

  以上這些教育變革,是朱永新的新書《未來學校:重新定義教育》中描述的場景。他說:“這本書寫的是未來教育,是我一輩子搞教育的研究心得,是我為中國教育寫的一個改革方案。”

  朱永新,民進中央副主席、全國政協副秘書長、中國教育學會學術委員顧問。

  1999年,還是蘇州市副市長的朱永新發起了“新教育實驗”。近20年過去,新教育在5000余所基層學校落地,150多個地方教育局與他合作。他的理念和實踐正深刻地影響著中國教育改革和發展的方向。

  “新教育希望讓每個受教育者獲得成功的智力、整合的智慧、高尚的德性和豐富的情感。”他說。

  未來教育就是終身教育

  中國新聞周刊:你為什么會寫《未來學校:重新定義教育》這本書?

  朱永新:因為我在做新教育的20年里,越往深里走就越發現,如果按現有的教育體制和現有框架去做,很難真正去推進教育的進程,不可能實現我的理想和目標。

  這個時候,你目標不變,但要根據實際情況調整方向。就像我們做商業,你如果還在考慮怎么把商店建好,方向就錯了,因為現在有互聯網了,有淘寶了,整個商業形態已經變化了。再走老路就錯誤了。

  現在中國的很多問題,什么擇校、考試、奧數、補課、學區房,都和教育體制有關。這些問題不變,考試科目再怎么改都沒用。在現有教育體制下,改革很難。

  前段時間有家教育公司的總裁跟我說,他們研發了一套提高課堂教學效率的工具,就是觀察每個學生上課時的注意集中力,觀察學生舉手幾次、眼神是否專注,弄一套數據系統,試圖用這一套設備改善學生的學習。我說你方向反了!未來并不需要像現在這么集中式學習了。以后可能連傳統的課堂都沒有了。未來的學習一定是新型的學習方式,激發你自主學習的潛能,怎么能變成一種完全由攝像頭來監督控制的學習呢?

  中國新聞周刊:書里提到“學分銀行”,怎么想到這個創意的?

  朱永新:其實現在美國已經有這樣的公司了,就是新的考試公司。所以我就專門對學分銀行制度進行了研究。

  我提出建立一個終身教育的學分銀行,把一個人從搖籃到墳墓的原生態的學習記錄都放在上面。比如你學鋼琴了,你練琴的過程可以放在上面,這很真實,人為的控制、修改都很難。學分銀行與我們的銀行體系很像,有儲蓄所,是我們原始的學習場所,對我們的學習結果進行記錄;有地方銀行,對區域的學習者學習的情況進行記錄;也有中央銀行,對全國的學習者登記在冊。

  在學分銀行的基礎上,我們建設一個國家級的教育資源平臺,把全世界最好的教育資源全部整合在網上。人生不同的階段,你要想學什么,這個平臺上全有,你自主學習就行了。

  過去我們整個的教育是為找工作做準備的,職業定向性很強,選擇錯了再去修改成本很高。實際上現在發達國家,一個人一生換工作的平均頻度是16次,所以任何一次性教育都很難滿足一個人一生的需求。

  根據現實生活的狀況,我們必須進行這樣的變革:每個人隨時學習,機構隨時記錄。這樣就為每個人提供了更廣闊的可能性。

  未來教育就是終身教育,不是一次性完成的。

  中國新聞周刊:在你的未來教育方案里,取消了班級,取消了教室,老師的角色也發生很大的變化,這可能嗎?

  朱永新:“一刀切”是不符合教育規律的。每個孩子的身體、心智情況不同,因此,每個孩子應該有不同的上學時間,有不同的學習節律。現在已到了信息時代,更加符合人們需求的教育改革遲早會發生。

  每一個孩子都有他最優秀的地方。現在我們教育體制最大的問題是“補短”。好的教育是什么?是揚長,不是去補短。好的教育就是把你擅長的東西給你放大,幫助每個人成為最好的自己,這是教育的真諦。補短是讓所有的人成為一樣的人,揚長是讓所有的人成為不同的人。

  以生命教育為基礎的真善美課程

  中國新聞周刊:“新教育”使用什么樣的教材?

  朱永新:最近幾年,新教育實驗把課程研發視為重中之重,下了很大力氣。

  一方面,如何對現有的教育體系進行改良,我們研發了一些課程。如《新教育晨誦》系列教材,我們就從幼兒園到高中編寫了一套26冊,目標是打通知識與生命之間的通道,讓師生在閱讀詩歌時,不再是對字詞句的賞析,而是以特殊的“思與行”環節激發師生結合自身體驗進行思考。

  另一方面,新教育實驗積極面向未來,提出了更具前瞻性的課程體系,即以生命教育作為基礎的真善美卓越課程。

  現在我們在學校里學的知識,有很多是生活里沒用的,一輩子派不上用處的;而很多非常有用的知識,卻沒有學過。以生命教育為例,你說還有什么比人的生命更加重要呢?教育首先是為生命而存在的。

  生命課首先解決生命的長度,幫助你知道怎么吃飯,怎么運動,碰到危險怎么處理;然后解決生命的寬度,幫助你學習怎么交朋友,怎么成為人際關系良好的人;再解決生命的高度:你是人,必須要有精神生命,要有價值觀,要有追求。

  所以我們研發了新生命教育的課程。這個教材已經編出來了,從小學一年級一直到高三,每學期一本。現在有部分地區、部分學校把它作為校本課程在使用。但我認為,生命教育在未來有必要成為國家課程。

  中國新聞周刊:新教育的課程和已有課程相比有什么不同?

  朱永新:在生命教育的基礎之上,新教育的課程分為真(大人文、大科學)、善(大德育)和美(大藝術)三個方面。

  大人文包括語文、歷史、地理這些科目,因為其實它們是通的。你說《史記》是什么,是文學、歷史還是地理?其實都有。這樣的人文課程是面向所有人的。

  我們還據科學大概念,把物理、化學、生物、數學整合成一門新型課程,叫大科學。現在的科學教材,物理、化學、生物都是一百年以前的科學體系產物,而新的科學體系是:宇宙科學、生命科學、物質科學。我們按照這三個科學體系,抽出14個大概念來重新編教材。這是所有人都要學的課程,沒有文理分科。

  然后,如果你要想成為宇航學家,那我再幫你設計一個宇航方向的選修課程,你要想成為化學家,我幫你設計一個化學方向的選修課程,這是根據你個人興趣和愛好需要設定制的課程。規定的必修基礎課程,不應該超過50%的時間;剩下50%的時間,應該讓學生去探索學習,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大德育這門課主要是整合現在的道德與法治等方面的課程,目標是培養現代公民。大藝術的課不是現在的美術和音樂,我們把戲劇、電影、創意、設計加入進來,整合成一門課程。

  中國新聞周刊:你提出要在目前的公辦教育里引入課程競爭模式,為什么?

  朱永新:我提的這個模式,是鑒于未來會出現“能者為師”的時代。

  我去年去北大附中考察,看到學校里建了幾個藝術工作坊,是各個領域比較優秀的藝術家開的。學生喜歡什么就可以去選什么課程,所以學出來的東西都是一流的,學生也成了小專家。

  這等于我們又回到了孔子時代、師傅帶徒弟的新時代。當然,這不是簡單的回歸,而是否定之否定,是螺旋式上升。

  未來教育體系里,可能會有很多老師不在學校干了,他們自己組建課程公司,為不同的學習中心提供課程。小學、初中、高中等各個階段都可以引入到了課程競爭,國家來采購,誰的課程好,就引進誰的課程進學校。

  把時間還給學生

  中國新聞周刊:你做了20年的“新教育實驗”,以你這樣的身份都做得這么難,難在哪里呢?

  朱永新:準確地說,新教育實驗是一項民間教育探索,和我本職工作的身份無關,我也特別注意在推動新教育實驗中區分兩者。

  教育是事關千家萬戶的大事,在推動進行改變中,遇到阻力是正常的。難處主要集中在兩個大的方面。

  一是學校規定課程太滿,規定動作太多,實驗與改革的空間受到很大限制。

  拿生命教育課來說,我們研發了好多年,課程體系都完成了,教材什么的都印好了,但現在公辦學校里,課程基本上把學生時間全部占滿了,你要想新開什么課程,幾乎不可能。所以,如果我們的基礎教育不做減法,就沒辦法做加法,很多好東西就很難實施。

  第二個原因是我們的校長、局長變動太多太快。

  每個校長和局長都有自己的一套主張。任何教育都是慢功夫,尤其進行教育探索就更加需要細心和耐心。過三五年,就換校長或者局長,就會換一個思路,換一套主張,這樣一來,任何教育探索都是難以為繼的。

  中國新聞周刊:“新教育實驗”有5000多所學校,150多家地方教育局加盟,你靠什么說服他們呢?

  朱永新:完全是自愿加入的。“新教育實驗”不僅是民間機構,而且是一個民間公益機構,一直都是依靠自己的品質吸引,靠口碑傳播。

  很有意思的現象是,參加我們新教育體系的學校,考試成績基本上都是當地最好的。因為新教育是根據教育規律辦學的,有大量、海量的閱讀。我們的教育把閱讀時間還給學生,學生的成長反而是最快的。

  國際上有家很著名的教育組織叫WISE(世界教育創新峰會),他們對全世界的教育家做過一次調查,也給我發過一次問卷。有一個問題是:“你們認為,現在學校里學的這些課程,要保留多少?”結果,大家認為只有17%應該保留。也就是說,另外83%,也即你在學校里學的大部分知識是沒用的。

  仔細想一想也是,我們掌握的大部分知識都是我們在工作和生活中自己構建的,而不是在學校學的。

  與其這樣,咱們就變革教育,干脆給足夠的時間,讓學生盡早進行知識體系的自我建構。

  《中國新聞周刊》2019年第39期

  聲明:刊用《中國新聞周刊》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編輯:于曉】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时时彩五星单式6万注